Monday, December 14, 2015

看清暧昧之再见美色

其实在尼泊尔我买了一包茶给他。
印度回来跟他说,得到的回应是:Not now, TQ.
终于抓了一个机会和师奶聊起这美男子。

才应证了我的直觉,他是个细腻敏感和情绪化的人。
也证实了,之前,对于他婉拒的语气,我不是敏感。

更严重的是,原来他患上忧郁症。
在我们认识之前就有些征兆。那并不是他的真性情。

我内心一抖,很想为他做些什么。
但就只止于此。

他目前的状况是:拒绝见任何人。

我跟师奶说,他泡的茶是我喝过里面,有两个人是会让茶叶在我舌尖跳舞的。
第一位是现在教我静坐的师父,第二位是他。

师奶明显一抖,她说:
请你告诉他。
请你不要放弃他。

当然,我不会放弃他,不过好像弄清楚一些事情。
他只是一个我想帮助的人,不是一个我需要去执着的人。

看清暧昧之再见阿东

阿东在我不知不觉的情况下,transfer回怡保了。回家陪伴家人。
我内心第一个反应是不舍,还有更多更多的不舍。
那一次拗柴的那一次,他为我紧张的那一次,是和他最后一次拍档了。

*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
是否還能紅著臉*
内心哼唱出这句。
所以,我红着脸也告诉他以上的那句话。
还有,I am going to miss you。

他坚决地说还有机会见面的。

隔空的聊,我依稀可以感觉到we had something, maybe still do。

难怪他会问:怡保安顺距离多远?(还问了两次)
难怪偶尔他会失去他的调皮,欲言又止。
难怪他很珍惜打羽球和羽球后的喝茶时光。

他说来怡保可以找他喝茶。

我说好啊。
但我内心知道,上一次和他看电影,应该没有续集了。

Tuesday, November 24, 2015

那天在道场看见药师佛大将我内心一震。

然而昨天在谷中城也是。
如果我不是在换了钱后多走一圈想要买popcorn给家人吃。如果我加快脚步。我就不会在付泊车费时遇见你。
很明显的是,你吓了一跳。(还是后退半步那种。呵呵)

我的“震”是被大将“震”到的。
但你呢?
(我有那么吓人吗?呵呵)

Wednesday, November 18, 2015

替我紧张的人

好像都是跟车子坏了有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天在古晋,接到消息说我的小Q她动弹不得。我马上得安排人载我上下班,活动,兼推掉一些邀约。
第一件,就是我打给佐斯。
我:喂,我的车坏了。
正想说:星期一可不可以请你载我上班?...他马上就问我:
你现在人在哪里?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Ben载我去羽球,由阿东载我回家。
但今天的打球,发生了一桩意外,我冲前去接球的时候,不小心扭到脚踝。
一时电光火石,我退到场外,然后叫YJ接过我的位,和阿东拍档。

凯瑟琳给我药,我略做按摩,然后在一边看他们打。

脚痒了,人家也想打啊。

于是我要求打一场不用跑的,然后他们叫阿东cover我。
可是打球哪里可以不用跑的,我又冲前去,然后听见阿东在后面喊:
啊哟,啊哟。

比我还紧张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两个男孩都有man到。

Wednesday, October 28, 2015

准备好了

有些事情,好像无法不去发现留意那样。
好比说,今年据闻很多血光之灾。我还好。只是胶布竟然用了两盒。是,用完两大盒。

先师说会有六个男生出现,每个都驾sui车。
我笑笑而过。没去认真算过有没有六个,不过从年头开始竟然很多很多很多人给我介绍男生。如同Y所说,他并非人尽可妻,我也是,并非人尽可友。有些真的没有半句,有的半句止,有的.....我们都在互相观望观察是吗?

佐斯:这小朋友。最近变man了很多成熟了很多。但无论再怎样,那天他说:他只接受小过他一两岁的女生。我们还是当彼此的红蓝颜好了。

美色:除了宗教理念,其他的他都好,至少,让我心动过。但后来发现他Emo起来让人不敢恭维。

布王:除了过于狮子,还有,我到现在还不敢肯定他是直男或不。但他是让我很Kek sim的那个。有哪个女生愿意将生日那天腾出来见他一面的呢。他却一直说没有人看上他。他这个大笨蛋。

Y: 除了以上所说生日会去找的人,还有哪一个女生愿意千里迢迢只为见一面的呢?你以为我真的是那么现实市侩的去katok他几餐或咖啡几杯?我只是给大家机会。当然,我也不可能在每个男生的身边,都松懈和毫无保留的。

阿当:真的很喜欢阿当。我想,是在他开口唱张学友的歌,还有拿着鸡腿当粉丝般挥手的逗趣模样让我留意的。此外,他的正直守信,他在球场上的风姿,他的调皮热情(有时候对我却腼腆腼腆的),还有彼此可以流利的用粤语沟通,都在慢慢加分。可问题是,我不懂他是怎样想的。他是不是直男我也不懂。呵呵。

Lum: 不是每个朋友“推荐”的都会出现在名单里,更夸张的是,我和他未曾见面。只是凭BY一人感觉觉得我们很适合对方。也许她是对的。但,未曾见面,还真什么都说不上来的啊。

啊,刚好六个!(真的够了)
我不懂这六个里是不是先师名单里的那六位,也许吃炸糊,也许没有,也不是每个都有豪华车。有的甚至连执照也没有。
只是我跟先师说的:对我好就可以了。

走过这一年,其实好像有中成长的状态在进行中,我不太确定。但是,在我的organiser里——每月进展报告和特别事情记录——那一页,10月,我是这么写的:
我接受,我已经准备好接受一个人出现在我生命里为成长的伴!


Friday, September 11, 2015

忐忑

最近颇留意射手座。
才发现,过往的生命路人甲乙丙丁男里,好像都没有射手。

Monday, August 24, 2015